logo.png

为何越南的反华事件不断,幕后推手是谁?

 二维码 37342
发表时间:2018-06-30 17:26来源:海疆在线网址:http://www.china-vietnam.cn

导读: 自2016年初越共十二大以来,中越两党两国高层互访频繁,积极推动中越友好关系稳定发展。那么,为何此时突然再次爆发与这个大方向背道而驰的事件?


181864.jpeg


越南《经济特区法》(草案)所涉及的富国岛,位于越南最南部泰国湾中,是得天独厚的旅游天堂。


6月10日是个炎热的周日,本来越南人可以平静地在家避暑休息,但这个国家从北到南的多个城市却同时爆发了反华游行示威,南部的平顺省潘切市还发生了暴力袭警事件,还有民众冲击当地投资计划部驻地、放火焚烧办公大楼和汽车。


此时越南正值第十四届国会第五次会议召开期间。越南国会每年上下半年分别召开两次会议,每次时间接近一个月,对国家重大事件进行讨论和投票表决。本次会议原计划审议通过《关于设立云屯、北云峰和富国特别经济行政单位法(草案)》,简称《经济特区法》。该法(草案)规定,在三个经济特区的土地租用期限最长可达99年。此事本与中国没有直接关系,但却触发了越南多地以反华为主要内容的游行示威活动。


自2016年初越共十二大以来,中越两党两国高层互访频繁,积极推动中越友好关系稳定发展。那么,为何此时突然再次爆发与这个大方向背道而驰的事件?


为何提出建经济特区


10年前的2008年5月,越南发生剧烈金融动荡,大批资金外流。尽管政府迅速采取了多项急救措施暂时稳住了局势,但越南经济增长的黄金时期就此结束,经济增长率从此前10年的8%左右下降到近十年的6%左右。在美国特朗普政府上台之前,越南政府把经济发展前景寄望于加入美国主导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TPP),并请求世界银行和美国智库帮助制定了经济社会发展规划,表明越南将按TPP所设计的自由经济模式进行改革,并推动国有企业、工会和行政系统的改革,最终融入西方自由市场体系。然而,美国两位总统候选人希拉里和特朗普都表示不赞同TPP,这给越南以时任总理阮晋勇为首的主张效仿西方自由化的派系以沉重打击。特朗普上台后很快宣布退出TPP,越南经济一时失去了发展方向。越共十二大进行人事更迭后,以阮富仲为总书记的越共新领导层尝试重新回归学习中国的路子。多年前曾讨论但却未能落实的建立经济特区的设想,就在这种情况下再次被越共中央提出。


尽管越共中央的文件中未提及中国,但由于中国在经济特区建设方面的成功经验,越方显然是想学习中国。因此,建设经济特区的主张,一开始就遭致反华派的反对。据越南总理阮春福在6月4日国会开会期间回答媒体提问时透露,他收到了大量的电话、短信和信件等,反对国会通过《经济特区法》,此事已经变成一场“可怕的运动”。在各种反对声音的压力下,6月9日,阮春福建议把土地租用期限进行调整,按照越南《土地法》规定执行,外商在越南租用土地的期限一般为50年,最长不超过70年。越南国会还决定将《经济特区法》(草案)的审议推迟到下一次国会会议再做表决。然而,这些退让并未息事宁人,反华派依然不依不饶。正是在国内外各种有形和无形的操纵和鼓动下,出现了6月10日的全国性事件。事后据参加游行的人交代,他们是被人蛊惑参与反华活动的,有人给他们出钱买啤酒,参加游行者每人获得20万越盾(相当于约60元人民币)。还有人发起歪曲宣传,扬言《土地法》中的规定等同于把土地“租让”给外国人,是割地行为、是“亲华派”的“卖国”行为;经济特区今后将成为中国人占领越南的基地,犹如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因此,“云屯经济特区与越南的国家安全和主权紧密相关”。一些长期以来主张西化的经济学家也出来鼓动群众反对《经济特区法》。


181865.jpg


为何反华事件不断


过去十多年来,越南多次发生反华游行事件,其中2014 2015年连续十多个周末未有中断,并导致了对中资企业的打砸抢和人员伤亡事件。在两党的努力下,虽然过去两三年有所平息,但如今再次发生如此大规模的事件,其原因值得探究。


其一,越南反华的根源并未消除。


首先,越南历史教科书中把中国封建王朝与越南的领属关系和朝贡关系几乎全部写成了“抵制北方侵略”的历史,各个城市到处都是以反华“民族英雄”命名的街道,在越南青少年和普通民众思想中埋下了仇华的种子。其次,自2006年底南海主权纠纷激化以来,越南上一届政府领导人多次发表了否定中越友好关系的言论,渲染“中国威胁论”并推行“去中国化”政策,导致民众对中国敌意加深。第三,在美国“重返亚太”战略背景下,越南反华情绪被利用。在2010年东盟首脑会议上,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开始在南海问题上给越南撑腰。自那时起,反华制华的共同目标成为美越关系上升的一个主要动力,两国防务合作急速升温。因此,尽管越共新一届领导层有意降低民众反华情绪,但越南错误的历史观、南海问题和美国因素等多重原因未能解决,越南反华氛围短时间内不可扭转。


其二,越南内部的派系斗争加剧。


越南内部长期存在路线和派系斗争。自去年底以来,阮富仲总书记厉行反腐,虽有高官落网,然而进展艰难,今年5月召开的越共十二届七中全会未能完成人事布局。为了在年底前的十二届八中全会上争夺有利位置,从而在2021年越共十三大上掌控格局,越共党内不同派系利用一切机会在进行明争暗斗。“亲美派”借助外部力量鼓动民众挑起事端,破坏中越关系,从而达到削弱阮富仲支持者的目的。他们将越共中央政治局关于建设经济特区的内部文件公开,发动海内外反华反共势力来阻止该法。正如越南投资计划部部长阮志勇所言:《经济特区法》从头到尾没有一个字提到“中国”,在经济特区,任何国家的企业都可以平等参与,显然是别有用心的人想利用这件事由来破坏中越关系!然而,在反华氛围浓厚的越南,不少人害怕被当成“亲华派”,因此像阮志勇这样敢于说真话的人少之又少,很多中国问题专家都不敢发声,害怕被骂成“卖国贼”。


其三,美国军方为反华势力撑腰造势。


在6月初的香格里拉防务对话会上,美国防长马蒂斯高调将“南海问题”矛头指向中国,并表示重视东盟国家在其所谓的“印太战略”中的地位,将东盟国家作为美国的潜在盟友。美国还在拒绝邀请中国军队参加环太平洋军演的同时邀请越南参加军演。而在此前,美军还派出军舰闯入我国西沙群岛领海,派出B-52轰炸机飞越南沙群岛附近海域,年初还派出航空母舰访问了越南。显然,美国军方的这些举动,不仅仅是针对中国的耀武扬威,更是对越南反华势力的撑腰。正是在这样的授意下,在美国加州等地的南越旧政权反共势力积极活动,利用脸书和推特在世界范围的越侨中进行串联,发起签名活动。多年来越共政治革新倡导“言论自由”和“民主公开”,对网络社交媒体基本不加管制,这为国外反共势力与越南国内反政府势力串联提供了便捷渠道。在这样的背景下,反华和反共势力联手,借机再次在世界多地发动了反华游行活动。在美国、法国、英国、日本和台湾等地的游行队伍中,还公然打着旧南越政权的国旗。可见,海外反华游行背后,有旧南越政权残留势力对越南共产党政权进行颠覆的企图。


越南官方的应对


越共领导层对此次反华游行的性质有较为清醒的认识。在事件发生后即派人到中国驻越南商会做情况说明,对投资企业进行安抚。而越南政府常务副总理张和平在前不久召开的“亚洲的未来”国际研讨会上发表讲话时也表示,越南保证维护“三个稳定”:政治安全稳定、招商政策稳定、改革政策稳定,以确保外国企业在越南投资权益。


对于放松媒体管制而导致的对政权的威胁,越共中央也已经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从去年底开始组建10000人的网军,并在此次国会上顶着强大的阻力通过了《网络安全法》。根据该法,提供互联网相关服务的国内外企业,必须将服务器设在越南境内并在越南设立办事处,并按规定向越南公安部门提供用户信息,否则将可能被停止在越南使用;与此同时,越南网络管理部队可以要求删除不良信息并封掉违法账户,利用媒体抹黑社会主义制度和国家领导人的行为将被追究刑事责任。该法将于2019年1月1日生效。然而,越南政府的这些应对措施能能多大效果,还有待观察。


(作者:中国社科院研究员-岳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