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png

越南街头游行莫须有的反华,中国又一次扮演了“背锅侠”角色

 二维码 20010
发表时间:2018-06-20 10:54作者:葛红亮网址:http://www.china-vietnam.cn

越南《经济特区法》草案这一轮争吵风波在持续近半个月后,终于在6月10日付诸于街头行动,河内、胡志明市等重要城市出现了街头示威游行。在此次街头游行中,“反华”标签再度被工具化使用,中国又一次扮演了“背锅侠”角色。


此次街头示威游行舆情爆炸点中,有两个最为突出,一是争议中的《经济特区法》草案及其中涉及的“租期99年”;二是其中最为吸睛的“反华”因素。但实际上,从舆情发酵的历程来看,这两个最为突出的爆炸点实际上均莫须有。


《经济特区法》在越南已经酝酿已久,迄今已经有四年的时间。2014年,越南政府为了寻找新的经济增长点,决定将建设新的经济特区提上日程,不过当年却被暂时搁置。直到2017年,越南政府又决定重提新建经济特区事宜,并在5月提出草案。



根据该草案,越南拟设立三个经济特区,分别是北部沿岸的广宁省云屯县、中部庆和省北云峰县以及南部坚江省富国岛;同时,政府计划以此用更大诱因、更少限制,招来投资客,包括外商租地期限最长可达99年。


今年5月21日,越南第十四届国会第五次会议开幕,会议在5月23日和28日先后就《经济特区法》草案进行了两次讨论,原本预计将在6月15日表决通过,不过,就在第二次讨论后,越南国内舆论就出现了扭曲事实的声音和印刷品,有声音认为“如果外国投资者,尤其是中国投资者,获批准可租赁经济特区的土地长达99年,这会有损国家安全及主权”,更有声音强调“建立特区就是卖国”。无疑,这为莫须有抗议及游行示威的发生营造了舆论氛围。


但在游行示威之前,越南政府高层已作了解释。例如,规划与投资部部长阮志勇针对民众的担心解释道:“外国人无法轻易移民进入越南。越南的土地法足够严格,可以预防有损国家主权与安全及外来大规模移民的发生”。而越南总理阮春福则先表示,经济特区土地租期将会被缩短,后又表示为了更充分研究该草案,决定将草案通过的时间推迟到今年下半年。


除了越南政府高层的解释外,越南国会内部实际上对草案也并非意见一致,就有国会代表认为,草案给三大经济特区过多税收激励,导致部分激励措施可能被滥用、误用,进而可能浪费国家财政资源。因而,越南民众对“草案”的抗议实际上莫须有,一来杞人忧天,二来草案有可能进一步修改,三来草案在国会内的通过也面临着反对声音。


此次越南街头示威游行中,“反华”标签出现实属无端。在示威中,有打出口号“不能把土地租给中国人,一天也不行”,还有人认为“一旦中国占领这些特区,越南国家安全就会受到危及”。但实际上,正如阮志勇所言,草案中没有任何字眼涉及中国,经济特区是面向全球投资者开放。


此次越南街头游行,如同以往的一般,路数老套。如果仔细观察越南的街头示威,就会发现如下几个常见的路数:


其一就是“反华”。近些年来,“反华”标签经常出现在越南街头示威游行中。此前一段时间,中越在南中国海议题上偶有摩擦。因南中国海议题,越南保守的民族主义情绪在一段时间内可谓是“爆棚”,街头示威游行将矛头指向中国。


客观上来看,这可以理解,但实际上,“反华”标签在越南街头示威发生过程中日益呈现出“工具化”的特征,不管其中有没有涉及中国因素,“反华”标签往往被游行幕后策划者,视为最有用和最有可能调动民族主义情绪的工具。一旦“反华”的声音在游行策划过程中出现,它就会引起舆论高度关注,并极有可能引致不明真相的公众参与其中。


其二是虚假。近些年来,越南如同其他东南亚国家一样,日益开放网络,并以极快的步伐进入新媒体时代。这无疑为游行幕后组织者提供了有利的条件。一则,网络成为舆情散播的工具;二则,“移花接木”“以假乱真”成为组织者自我营造氛围的手段。此次也不例外,越南网络上就存在将河内民众欢迎越南U23足球队回国的照片“移花接木”,用以营造大规模抗议示威氛围的现象。


其三是越南境外的危险势力与内部权力之争。经由南中国海议题,越南民众的“反华”民族主义情绪,显然已被调动起来。但民族主义情绪历来是一把“双刃剑”,而民意也向来是有心者有意挑动起来的。


这些“有心者”可能包括两部分,一是存在于越南境外的相关势力,例如越新党等,二是越南国内的权斗。无论是“危险的境外势力”,还是越南国内对华持“不友好”态度,及有意给越南政府制造压力的个人或群体,均倾向于利用“反华”标签来组织示威游行,以在民间传播“反政府”“反越共”舆情,通过制造混乱来向政府施压。


中国在本次越南游行中扮演了“背锅侠”,而从整个东南亚地区来看,这种现象却是常见。“中国元素”在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等国的政治中常被政客无端炒作。毫无疑问,“背锅侠”的角色不仅有损中国国际形象,而且极可能引致中国与有关国家合作出现波澜。对此,中国应有所认识,及有所应对。


(作者任职于广西民族大学亚细安研究中心)